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15751103880

东台律师-陈亚均律师

郎某梅、刘某芳等与苏州阳腾保安服务管理有限公司、苏州阳腾保安服务管理有

发布人:东台律师陈亚均     发布时间:2019-09-28 20:26

案件类型: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案件概述: 韩某生前是被告阳腾公司的员工,与被告阳腾盐城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在被告强源公司从事保安工作。 2018年1月1日,被告阳腾公司为韩某等保安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团体人身保险的5个险种: 1、(2009)一年期团体定期寿险,保险责任基本保障(疾病身故或全残),50000元/每人。 2、补充工伤(B)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二类行业)。 3、(2018)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险责任基本保障(意外身故保险金600000元)。 4、附加(2008)意外伤害团体医疗保险,个人保险金额30000元,保险金给付比例100%。 5、附加(2008)意外伤害住院补贴团体医疗保险,日住院补贴金额100元。 案涉的保险条款约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与非工亡意外身故保险金不可兼得;还约定,意外伤害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伤害;意外伤害导致身故,不包括猝死。 2018年8月20日13时左右,韩某驾驶电动车在滨海县凤鸣桥东边处时跌倒,后被送至滨海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滨海县人民医院的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认定引起韩某呼吸心跳骤停的是“骑车不慎摔倒”,该医院对死因的推断为“外伤致呼吸心跳骤停”。 被告阳腾公司向韩某亲属支付了50000元丧葬费用,被告保险公司针对一年期团体定期寿险赔付了50000元。

律师评析:东台律师陈亚均; 保险活动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 首先,被告保险公司辩称韩某的死因为“意外伤害导致、自身疾病死亡,死因不明”等,即保险公司也无法确定原告的死亡原因,本院认为,韩某跌倒后抢救无效死亡,医疗机构对死亡推断为“骑车不慎摔倒”、“外伤致呼吸心跳骤停”,该符合保险条款对意外身故的约定,故法院对保险公司的辩解不予支持。 其次,被告阳腾公司要求从保险公司赔付的保险金中直接扣除并返还垫付的50000元丧葬费用,该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被告可另行主张,故对阳腾公司的该请求应不予支持。 再次,原告请求被告阳腾公司、阳腾盐城公司、强源公司在保险公司赔偿之外予以连带赔偿,本院认为,其他三名被告均非侵权主体,对韩某的死亡无侵权行为,原告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法院应不予支持,原告如基于其他法律关系,可另行主张权利。 最后,被告保险公司申请本院调查死者韩某的既往病史并提交了《申请书》,本院认为,根据滨海县人民医院的病历及推断证明,死者韩某死因明确,与是否存在既往病史无直接关联,故法院应对保险公司的调查申请不予采信。

判决结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 、第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郎某梅、刘某芳、韩某1、韩某600459.67。 二、驳回原告郎某梅、刘某芳、韩某1、韩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一篇:张某林、王某慧与仇某柏、杨某良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陈某军、陈某勇等与曹某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